下载丝瓜视频app色版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病床上,裴辰阳依旧没有什么起色。

不过身体上的伤口,在医生的医治下,比之前好了许多。

“嗯。”宋唯一点点头。

“嫂子,跟萌萌联系过吗?”沉默片刻后,裴苡菲欲言又止地问。

对于她那一声习惯性脱口而出的嫂子,尽管宋唯一和裴逸白还没有复婚,却没有让裴苡菲改口。

“有。”宋唯一知道裴苡菲的意思。

“她,不打算来看看小叔吗?”裴苡菲有些不甘心地问。

自此手术之后,嫌少看到赵萌萌的身影。

“现在小叔最希望看到的,肯定是萌萌。”

“都怪李连年,在萌萌的面前胡说八道。”裴苡菲拍了拍脑袋,以为赵萌萌在意这一茬。

“会来的,近乡情怯,没有勇气罢了。”

时尚可爱清新小女生与美食写真图片

“这有什么纠结需不需要勇气的?没准她多来看看小叔,小叔就醒了。或者,带兔兔来也好呀。”

裴苡菲洗了一盘水果,放在两人中间,一边说话一边吃水果。

“若是能让萌萌心软就好了,如果小叔这个时候能醒来,萌萌激动得要嫁给他,我相信,小叔要是听到这个可能,会激动得顿时醒来。”

宋唯一的手一停,不好意思泼小姑子的冷……简直是异想天开。

“嫂子,觉得怎样?”裴苡菲却对这个随口而说的话上了心。

“什么怎样?”宋唯一顿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“就是我说的呀,要不我出马,搞定萌萌。”

“噗……”

宋唯一不知如何接话,她甚至怀疑,小姑子的高材生头脑,此刻构造是否正常。

“这个,难度挺大的吧?”不好泼裴苡菲的冷水,宋唯一隐晦地回答。

“难度大,难不成还有小叔醒来难度这么大吗?”

宋唯一“……”

“我知道嫂子出面比较不方便,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,我要说服萌萌,若是小叔醒来了,就嫁。”

裴苡菲望了裴辰阳一眼,决心更加坚定了。

“嫂子,我去个洗手间,等我一下哦。”

说完,裴苡菲一溜烟就跑了。

宋唯一双手托腮,目光盯着被裹成木乃伊一样的裴辰阳身上。

“小叔,刚才苡菲的话听到了吗?要是醒来,萌萌就嫁给呢。还不醒啊?小心兔兔有后爸,到时候就没的位置了。”

宋唯一说了好一会儿,见床上的人没有任何反应,顿时泄气了。

裴苡菲从洗手间出来,“肚子有点饿了,嫂子我们下去吃点东西,给我出点主意。”

“还真的来呀?”

“那是当然,我很认真的,走吧,边走边说。”

没多久,房间门那里传来一阵轻轻的关门声。

她们谁也没有注意到,病床上,男人搁在两侧的手动了动。

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般,裴辰阳紧闭的眼睛,才缓缓睁开。

光线很亮。

这对昏迷许久的人来说,极端刺眼。

刚刚睁眼的那一瞬,他立刻闭了回去。

反复适应了许久,裴辰阳费劲心思,才睁开眼睛。

入目的是一片刺眼的白,以及空荡荡的病房。

他动了动唇,竟然醒过来了,呵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机场,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,徐老太太和徐灿洋终于落地。

下了飞机,徐老太太第一个迎来的不是自己的乖乖外孙女,却是儿子的夺命连环call。

手机屏幕一闪一闪,徐子靳的名字也跟着一下一下的跳。

“是子靳,老头子,自己接。”徐老太太将手机视为烫手山芋,直接扔到徐灿洋的手上。

“的手机,为什么要我来接?”徐灿洋不甘示弱,拒绝接电话。

谁都知道,这一则电话,找的就是徐灿洋。

“还好意思说?要是不跟来,子靳会一下飞机就给打爆我的手机吗?快点接了。”徐老太太满脸怒色。

“现在埋怨我又怎样?反正我已经到了A市,哼。”徐灿洋冷哼,忽略妻子话里对自己的嫌弃。

只是扭过头,却发现有些不对劲。

徐老太太不知何事接了徐子靳的电话,刚才徐灿洋说的那句话,恰好被徐子靳听到。

“哦,爸说得很在理,这么说需要我到A市接您回来?”徐子靳略微冰冷的声音,从手机传了出来。

徐灿洋浑身一虚,老脸涨红,瞪着徐老太太。

“这老婆子,还背后阴我,啊,信号不好,什么?”说着,抢了手机,直接将电话挂断了。

徐子靳“……”

“走走走,快点找个酒店住下。”徐灿洋催促徐老太太。

被她继续瞪了一眼。

“找什么酒店,我要找唯一。”说着,拿出手机,有些激动,又有些小心翼翼。

找到宋唯一的电话号码,徐老太太发了一会儿的呆。

“老头子,我们这样,会不会吓到她?”徐老太太脑子一抽,将手机仍回包里。

在不知道宋唯一身份的情况下,她会毫无压力。

可这会儿,徐老太太却近乡情怯了。

“这……”徐灿洋难得的踟蹰。

“她都不接受我们,给她电话让她来安置我们,岂不是太理所当然了?”

“可不是,别给她电话先,不是知道她住的酒店吗?直接住那里,来个偶遇。”

免得吓坏外孙女。

“哦哦,有道理。”徐老太太连连点头,给了自己的丈夫一个大拇指。

她差点就想岔了。

宋唯一,也压根不知道两个老人家到A市的事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曲氏。

随着曲富田入狱,被判刑。

这个重大的担子,瞬间落到了曲潇潇的手里。

她也是学企业管理的,对于公司的经营并非一无所知。

但今天,却被公司的股东争分相逼。

曲氏爆出曲富田买凶杀人这个消息后,公司的情况瞬间急转直下,股价暴跌。

所有人都要求,要抛售手中的股份,对于曲潇潇的劝解,无人听进去。

“们,自诩为公司的元老,却这样做……”

“哪样?现在公司什么情况,难不成不清楚?总裁,虽然说是企业管理的高材生,但没有实操,以为要救活曲氏有那么简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