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白衣邻居在线观看

最后一天的拍摄,苏延和软软回去的时候,其他家庭已经开始做任务了,并且一个个灰头土脸惨遭蹂躏的模样。

“噗……导演,要不换个任务吧,太难了!”

王凯突出一根白毛,一脸丧气。

“怎么了?一来就听见在哀嚎。”

苏延抱着胳膊懒洋洋的走过来。

南宫洵一脸好奇的看着他们。

王安安在看见软软的那一瞬间眼睛程亮,腼腆又开心的叫了一声软软姐姐。

奶团子哒哒哒跑过去,见她头发上有一根小小的绒毛,伸手给她拿了下来。

奶团子偷偷询问“你们在干什么呀。”

王安安指着田里的大白鹅,笑脸气鼓鼓的“爸爸们被鹅欺负了。”

软软顺着她的手指看了过去,下方田里,最起码有十只大白鹅。

“苏延来了,正好,快来让你感受一下我们的绝望。”

美丽护士

苏延睨了某位导演一眼“今天的任务又是什么?”

沈洋宇嘻嘻笑着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“好说好说,看到那边的大白鹅没。”

他指着草田里一群张着翅膀虎视眈眈的大白鹅。

苏延眼皮子抽了抽,只听沈洋宇继续道。

“今天咱们的任务就是和一群大白鹅抢蛋,每一组家庭要和它们抢十个鹅蛋啊!这是人干事?除了和鹅抢蛋,还要去和一群鸡抢蛋,我都怀疑导演是不是和蛋有仇了。

我们刚从鸡窝那边回来,那十个鸡蛋简直是拼了老命才得到的,现在鹅这边还一个都没拿到呢。

来来来,我和你分析一下哈。

这大白鹅的数量比鸡少,但是,架不住这玩意儿是村霸,战斗力太强悍了,我们几个大老爷们愣是没再他们手里讨着好,被追了好几圈,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。”

沈洋宇耸了耸肩,天知道他们几个大男人被一群鹅追着跑的时候有多狼狈,形象啊什么的那是别想要了。

王凯也叹气“鸡那边也不好拿,鸡很多,而且护着蛋的母鸡也凶巴巴的,最关键的是人一进去那些鸡就飞起来到处乱跑,吵得人耳朵疼还干扰视线。”

沈唤抱着胳膊脸色臭臭的“它们还到处拉屎!”

这语气深痛恶觉,让苏延都有点儿好气这小孩儿经历过什么了。

王安安捂着小嘴偷偷告诉软软“沈唤哥哥的鞋子被鸡妈妈拉粑粑上去了。”

软软和江锦城想象了下那个画面,都乐了。

沈唤“………”

笑脸更黑了。

沈洋宇也憋着笑,当时儿子差点儿就冲上去和那只鸡干架了,不过那鸡也挺贼,作案后飞快溜走。

那鸡圈里到处都是鸡,在他们的眼里,除了能分辨出公鸡和母鸡,然后都长一个样。

就一错眼的瞬间,那只鸡就泯灭众鸡中找不出来了。

和鸡干架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。

沈唤到现在还耿耿于怀呢。

“不说了,我再去试试。”

孙耀威盯着其中一个圆滚滚的白色鹅蛋,打算一鼓作气冲上去捡起来就跑。

“爸爸加油!”

一向爱调皮的孙楠此刻都只给爸爸打气没上去掺合了,实在是之前看见爸爸和叔叔们被一群大白鹅气势汹汹追着跑,一边跑还一边惨叫的场面太印象深刻了。

大人都叫得那么惨了,他还是别去了。

孙耀威从入口走到田里,瞅准时机突然冲了出去,眼看着自己距离那鹅蛋越来越近,就快要拿到了!

突然,一只白色大鹅挡在了鹅蛋前面,长开翅膀高昂的叫了一声。

接着,一只两只三只……

越来越多的大白鹅压着脖子扑腾翅翅膀气势汹汹的跑了过来。

孙耀威之前被鹅叨的地方还疼着呢,立刻被这一群扑腾着翅膀飞快跑过来的大白鹅吓得转身就跑。

尽管及时跑开了,后面还是坠着一群鹅鹅叫的大白鹅,而且这鹅还特别小心眼,死追着不放。

孙耀威赶紧往岸边跑过去,撑着高岸跳上来的时候脚踝还被狠狠的叨了下。

这岸挺高,大白鹅上不来,只能在下方草田里瞅着岸上的孙耀威骂骂咧咧的。

过了好一会儿才收了翅膀一摇一摆的走开了。

孙耀威擦了擦脸上的冷汗,直和导演道“不行不行,这太难了。”

其余人心有余悸的点头,询问导演能不能换一个任务。

某位导演铁面无私。

“不行。”

笑话,这个任务本来就是为了看嘉宾们出丑的,就让你们体会一下鹅霸霸的威力吧。

苏延自信满满的站出来“这还不简单。”

其余人均用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着他。

你在开玩笑吧,没看见他们刚才多狼狈啊。

苏延神秘一笑“我有秘密武器。”

导演“…………”

哦豁!又有一种不详的预感。

其中跟拍软软他们那一组的摄像师小声提醒导演。

“导演,之前软软把大白鹅的头头都给揍了。”

那彪悍的哦,比鹅霸霸还要霸。

导演抽了抽嘴角,呵呵……想起来了。

下一个念头就是要遭,还想看看苏延出丑的画面呢,这下恐怕看不着了。

不过他心里还存着一点儿侥幸,这群大白鹅和那天软软他们遇上的不是同一波,应该大概,没那么容易……的吧?

其他人都好奇苏延所说的秘密武器是什么,然后就见他把软软举着抱了起来,并且神情老骄傲。

“喏,我的秘密武器。”

软软被爸爸抱着悬空,周围的眼睛都集中到她身上来,小家伙特别无辜的眨巴了下漂亮的大眼睛。

“开什么玩笑!”

沈洋宇不可置信的看看苏延再看看他闺女。

“我们这几个大男人都不行,软软这么一小丫头,她要是被鹅给叨着了,你不心疼啊!”

苏延还没说什么,软软就自信的拍拍小胸脯“不怕,软软厉害,大鹅打不过我。”

她说的都是实话,可惜除了亲眼见过那一幕的人,其他没人相信。

“苏延,你考虑清楚了,这可不是玩儿,我们都没敢让孩子去的。”

王凯急着提醒。

苏延把团子往胳膊下一夹,大跨步的从入口走进去。

“相信我闺女。”

“兄弟,你赶紧劝劝啊。”

见苏延走了,他们赶紧让南宫洵去劝劝。

南宫洵冲他们笑得灿烂,少年模样的长相看起来单纯又干净。

“没事的呀,那些大鹅都打不赢软软的。”

众人“……………”

这两个家长肿么回事!为什么说出来的话都一个样。

南宫洵说完,就带着江锦城一起下去打算捡鹅蛋了。

至于之前被鹅叨的事儿,某人表示当天看着那鹅头头被闺女教训之后就抛之脑后了。

俗称好了伤疤忘了疼。